超212万人报名国考,公考培训战火还将升级?_教育_1

超212万人报名国考,公考培训战火还将升级?_教育
超212万人报名国考,公考培训战火还将升级? 导语 又是一年国考季。从日前结束的2022年度国考报名情况来看,报名人数再创新高,竞争激烈程度还将升级。公考上岸难度加大,于是,越来越多考生选择参加考前培训,公考培训市场规模持续扩大。与此同时,公考培训赛道也迎来了更多玩家。接下来,公考培训赛道的战火还将烧向何处? 一、公考热持续升温 国考报名人数创新高 新不孝有三:不考研、不考编、不考公。这或许不仅是大家调侃的段子,也成为很多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考公的道路上,从来不乏奔赴者,故事亦颇多:有人从进入大学起就坚定想法,毕业要进入公职体系,大学期间精心准备;有人毕业后连续作战,屡败屡战,耗时几年才上岸;有人在私企工作后,仍心系考公,边工作边备考。当然,也有人死磕多年,数次历经国考、省考等,却始终没能如愿捧得心仪的铁饭碗。 近两年,受疫情影响,经济形势整体下行,非公有制单位面临更多不确定性,生活的重压下,公职类就业机会的吸引力愈加凸显。再者,高校毕业生规模继续扩大,数据显示,20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达909万,较上年增加35万,创历史新高。面对巨大的就业压力,考公成为越来越多学生倾向的出路。另外,今年教培、地产等行业面临动荡,失业人数持续增加,于是,掉头拼进体制内成为更多人向往的方向。 10月14日,2022年度国考招录公告发布。本次招考共有75个部门、23个直属机构参加,共招录岗位16745个,共计招录31242人。报考方面,本次共有212.3万人通过了用人单位的资格审查,通过资格审查人数与录用计划数之比约为68:1,最热职位竞争比超过20000:1。 不仅国考报考人数持续增加,当前的形势下,各地省考的热度同样升级。以江苏省为例,11月2日,2022年度江苏省考报名开启。截至11月3日17点,也就是报名第2天,江苏省各地市报名人数迅速增加,南京、苏州、泰州、省直等地岗位标黄(即岗位报名成功人数为3-50人)的数量超过60%,而且出现了较多红色岗位(即岗位报名成功人数达51人及以上)。 公考竞争愈加激烈,为了尽快上岸,考生的参培率也有所提高。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国考笔试参培率从2018年的31%提高到2020年的34%,面试参培率相较笔试更高,稳定在50%的水平;省考笔试参培率稳定在30%的水平,面试稳定在50%的水平。 公考培训市场规模总体亦呈增长态势。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测算,2020年公考市场规模约为156亿元,预测中国公考培训市场后续仍将保持稳步增长,2025年市场规模有望超280亿元。 二、新老玩家激烈角逐 头部机构业绩承压 大众公考热情高涨的同时,公考培训赛道也吸引了众多机构入局角逐,资本也在选择自己青睐的选手以冲击现有公考培训格局。 2月7日,粉笔教育宣布完成3.9亿美元的A轮融资;3月3日,导氮教育宣布获数亿元人民币A轮投资。 “双减”之下,学科培训机构转型浪潮来袭,也有不少机构押注成人教育。7月19日,高途集团上线高途APP,课程覆盖语言培训、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个成人教育板块。其中,公职类考试课程价格从499元到5932元不等。网易有道等机构同样开设了公考培训课程。 然而,就在大家对成人教育业务显露出更大兴趣之时,公考培训赛道的龙头企业中公教育却面临营收减少、大规模亏损的局面。 日前,中公教育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中公教育实现营收14.45亿元,同比下降68.79%;净亏损7.94亿元。报告期内,培训人次为60.52万人次,较去年同期下降60.88%。2021年前三季度,中公教育实现营收63.01亿元,同比下降15.29%。 虽然对于业绩的突然下滑,中公教育作出解释称,报告期内,因多省联考提前导致高峰收费期减少,以及教师板块、综合板块、医疗板块招考变动和考试推迟等因素影响,同时受行业外部、内部环境较大变化影响,公司业绩出现阶段性亏损。 但是,根据中公教育的财报,今年上半年,中公教育业绩表现也并不算好。2021年中期报告显示,中公教育当期净亏损9716万元。 中公教育业绩承压的背后,是公考培训赛道竞争加剧。此前较长一段时间,公考培训市场呈现中公教育、华图教育双雄分立的局面。公开数据显示,这两家机构在2019年时占据了公考培训市场近半的市场份额。但是近年来,粉笔教育等机构借助线上渠道,以低单价的课程快速崛起;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性机构也在发力,通过购买线上题库和自研线下课程的模式,占领当地市场。 如今,公考培训市场基本进入头部机构下沉、地方机构突围的局势,加之还有许多蠢蠢欲动的学科培训机构正将业务线延伸至此,公考培训的竞争势必还将升级。 三、“协议班”模式存隐患 公考培训市场须规范 公考培训市场规模虽然稳定增长,但是各路玩家的竞争压力可不小。于是,焦虑营销成风,“协议班”模式也应运而生。 虽然每个考生内心都很清楚公考中能够成功上岸的人终究是少数,但是“不过包退”的承诺对他们而言依然具有较大的吸引力。即便“协议班”价格高昂,还是有不少考生愿意为之付费。 如今,“协议班”已经成为公考培训赛道的普遍现象,中公教育、华图教育等机构都采用了这一模式。从这些机构的课程介绍来看,其协议班课程价格都在万元以上,相较于同样课程内容的非协议班,费用高出不少。 “协议班”的存在也拉高了公考培训市场的平均客单价。根据公开数据,以国考笔试为例,其客单价由2018年的6000元上升到2020年的6674元,两年增幅达11.23%。同样,“协议班”也能给培训机构带来更体面的营收数据。但是,每年公考招录人数都是确定的,对培训机构而言,每年公考结果公示后,不可避免要面临许多退费的情况。而虚假宣传以及不及时退费等也成为投诉平台上公考培训机构被投诉最多的问题。 过去几年,教培行业的无序竞争加剧,今年,行业迎来全面整顿,尤其是广告营销和资金监管方面面临更加严格的整治。譬如,上海等地出台教育培训广告发布标准,明确提到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 此外,7月,教育部也曾印发《关于加强社会成人教育培训管理的通知》。虽然暂时没有更细化的监管规则出台,但是这份通知也能给成人教育培训行业以警示。据悉,目前已有成人教育机构在尝试预收费以外的新收费模式。 公考热度不断高涨的形势下,公考培训的机遇依旧不小。但是,今年教培行业的际遇也足以说明,无论风口多大,健康、良性的发展模式才是王道。